全球裁员3万人背后 马牌轮胎的业务出现了严重问题

全球裁员3万人背后 马牌轮胎的业务出现了严重问题

  在全球汽车产业链经受考验的当前,身处产业链上游的零部件制造商也举步维艰。多家大型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的上半年财报显示,其核心业绩指标接近全线下滑,平均营收下降幅度超过20%,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则达到100%以上。

  德国大陆集团似乎是一个典型,目前这家零部件制造巨头正身陷一场前所未有的困局。

  “汽车行业正经历70年来最大的危机,零部件供应商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大陆集团首席执行官埃尔玛·德根哈特(Elmar Degenhart)在9月的第一天通过一份声明中表示。

  全球裁员比例超过13%

  德根哈特尝试借助此类话术对该集团即将进行的大规模裁员做出解释。该集团周二(9月1日)宣布,将进一步执行人员削减计划,被削减的岗位比例预计将高达13%。大陆集团官方网站显示,该集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的员工总数超过24.5万。照此计算,本轮裁员的人数将超过3万。仅在大陆集团的本土市场——德国,受上述计划影响的岗位数量就达到1.3万个。

  这家德国企业在去年9月已制定了削减2万个工作岗位的计划,而最新的计划则将裁员范围从生产及管理部门延伸到了研发领域。

  大陆集团将本轮裁员归因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市场需求所造成的抑制。在此情况下,该集团决定通过减少人力资源配置的方式来削减成本。大陆集团此前制定了每年削减5亿欧元开支的财务计划。按其规划,这一数字到2023年将被扩大到每年10亿欧元。

  根据标准普尔(S&P Global)发布的信息,该机构早在今年6月就对大陆集团所可能开展的新一轮裁员发出了预警。

  “这个过程将是非常痛苦的,但我们别无选择。”德根哈特当时在一段面向全体员工的视频中说。他表示,大陆集团不能向员工“提供任何工作保障”,因此“强迫裁员的可能性非常高”。执行裁员决定的可能性据信高达90%。

  诚如德格哈特所言,大陆集团已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该集团不久前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表现报告显示,1-6月集团合并销售额为165.3亿欧元,同比下滑26%,息税前利润亏损3.93亿欧元,同比骤跌125%。

  尽管大陆集团以“下半年市场存在不确定因素”为由,未对全年业绩前景做出同步预测,但该集团在今年3月宣布部分工厂暂停运营时曾表示,“2020年的收益将大大低于2019年”。

  营收占比40%的轮胎业务对集团业绩造成拖累

  马牌轮胎销量显著下滑,被认为对大陆集团的业绩造成了极大程度的拖累。目前,大陆集团旗下共有三大集团,其中马牌轮胎及康迪泰克事业群隶属于橡胶集团。除此之外,该集团还有动力总成及汽车两大板块。

  今年3月,德国大陆集团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该年度集团总销售额为444.8亿欧元,调整后经营性利润为32亿欧元。而橡胶集团去年的销售额为180亿欧元,调整后的经营性利润为 22 亿欧元。这意味着,轮胎集团在大陆集团整体营收中占比超过40%,利润占比则更高,达到68.8%。

  然而,马牌轮胎的经营状况出现了令人吃惊的恶化。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马牌轮胎营业利润下降41%,至7.866亿美元;销售额下降23%,至48.5亿美元;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下降63%,至3.57亿美元。其原装及替换市场轮胎销量,均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衰败的迹象也能从不断减少的员工数量中得到反映。截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在全球轮胎业务领域的员工数量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547名,在未裁员情况下的人员自然流失率达到2.7%。

  马牌轮胎方面将这一业绩下滑归咎于中国、欧洲及北美市场在需求方面所出现的受抑制现象。在刚刚过去的二季度,北美乘用车及轻型卡车的产量下降了69%,商用车产量则下降了66%。在欧洲,情况也与之类似。

  而中国汽车市场的需求下滑,被马牌轮胎方面认为是造成这家轮胎汽车制造商乃至整个大陆集团在一季度业绩不振的主要原因。

  除疫情影响外,马牌轮胎品牌附加值过高、产品性价比低以及品牌定位尴尬等问题也对其在华销量产生了负面效应。

  目前,在全球轮胎制造商排名中,马牌轮胎位居普利司通、米其林和固特异之后,被排除在Tier 1制造商之外,与倍耐力、邓禄普、韩泰、横滨、固铂、东洋、锦湖等品牌同属第二梯队。

  然而,马牌轮胎在产品定价方面并没相应表现出足够的谦逊。

  长城证券在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中称,“同一型号条件(以 205/55R16 为例),如玲珑轮胎、赛轮轮胎的单胎售后价格仅为258 元和266 元,价格比同期的马牌轮胎要低一倍以上”。

  长城证券研究所根据途虎养车网数据所制的表格显示,上述同型号产品,马牌轮胎的定价是529元,甚至高于米其林、普利司通及固特异。

  终端消费者不“埋单”

  通过对多家汽修店进行走访,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在替换轮胎市场上,马牌轮胎并非消费者最容易考虑到的选项。“同样的产品,”

  “在市场需求本就遭到抑制的情况下,品牌所犯的这种错误将在最终的销售业绩中得到进一步放大。”披士讯咨询公司分析师陆帅说。

  他认为,马牌轮胎盲目的自身定位为类似正新、中策、玲珑、赛轮这样的第三梯队品牌提供了发展空间。轮胎商业网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玲珑、赛轮及中策轮胎的销售额增长率均超过了10%,而马牌轮胎的增长率则为4%。

  作为一个价格不菲的德国轮胎品牌,马牌的产品质量也存在提升空间。全国汽车消费者投诉受理处置服务平台车质网信息显示,2020年1-7月,关于马牌轮胎的投诉共为22条。除部分因使用不当造成的损坏外,用户的投诉均为轮胎开裂、漏气及爆胎等颇为基础的质量问题。

  马牌轮胎的不振表现,在与其他的因素结合作用后,导致大陆集团迎来了70年以来的最差业绩。“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从未出现过类似的情况。”面对创下新低的集团收益,德根哈特说。

  更重要的是,马牌轮胎对这家德国零部件制造商来说,几乎代表着根基与颜面。“这家创始于1871年的企业,其前身就是依靠橡胶业发家的Continental-Caoutchouc und Gutta-Percha Compagn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